女員工挪用22萬公款餵養流浪貓狗

  人物

  打四份工掙錢餵養流浪動物

  10日法院開庭前,關某的女兒白女士和關某的朋友早早就到了法庭外等候。

  提起母親,白女士眼圈紅紅的,不時用紙巾擦拭眼角的淚水。她說,自從母親被抓后,曾經收到母親的一封來信,信中母親只向她交代了如何安置被收養的70多隻流浪貓狗的去處。

  為找流浪貓險些落水

  白女士介紹,2003年時,她父母離婚,自己被判給父親撫養,但離婚三天之後,母親就在外租房,將她接了過去,獨自一人承擔起撫養她的義務。父母離異的第一年,母親就開始收養流浪的貓狗,看著流浪貓狗挨餓,她心裡就特別難過。

  “母親對流浪貓狗的感情,比對家人都要好。我結婚時,母親沒捨得給我一分錢,我兒子出生到現在一歲了,她沒有給孩子買過什麼,這些我都不記恨她。”讓白女士不解的是,母親明明知道自己沒有能力養這麼多流浪貓狗,還是要這樣做。

  白女士稱,有一次,母親為了在草叢中找到一隻流浪貓,從晚上9點一直找到夜裡12點多,自己差點掉進水溝里。“我勸過她很多次,讓她少養點流浪貓狗,她都不聽我的。為此,我和母親吵過多次架。在我懷孕時,就因為我說要把貓狗送一部分給別人,她就和我急了,和我在飯桌上吵起來”。

  白女士說,她到過母親的租住地,“別提屋內有多味了,我們在打掃房間時,老公站在後面都吐了”,母親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在打掃衛生上。

  “她對這些貓狗太有感情了。”白女士感嘆道。

  談及貓狗能聊上三天三夜

  劉女士是關某的朋友,兩人有十多年的交情。

  劉女士說,自從關某女兒結婚後,關某一個人搬到了通州。關某看到住處周圍流浪貓狗的慘狀,愛心就被激發出來,開始“大量”撿流浪的貓狗。“只要看到有殘疾的貓狗,關某就會把它們帶到家裡餵養,漸漸地有很多鄰居主動把有流浪貓狗的信息告訴關某。也有街坊鄰居勸過她,不要太寵著這些貓狗,但此時的關某想收手,卻收不住了”。後來,為了不影響鄰居們的生活,關某退掉租住的樓房,每月花800元租了一個農家院安置這些可憐的小貓小狗,農家院有7間屋子都養著貓和狗,連關某自己睡覺的地方也養著流浪貓狗。

  “為了養這70多隻貓狗,快50歲的她還要堅持打四份工。”劉女士說,關某要打工,還要照顧貓狗,太累了。“我和她一起出去時,她只要坐上公交車就能睡著”。但是,只要一談到寵物話題,關某就像換了一個人,言語中包含著溫情,跟她聊貓聊狗,能聊上三天三夜。

  劉女士說,如果關女士出來了,一定不讓她自己來養這些流浪貓狗了,把她安排到動物保護基站工作,這樣讓關某既能和貓狗在一起,“還不用自己掏錢收養”。

  “自己的行為讓人很難想象”

  該案的檢察官稱,在看守所提審關某的時候,不能和她過多地提到貓和狗。每次提及時,她就會難過。關某說她從小就喜歡動物,自己的“行為讓人很難想象”。

  關某在媒體採訪時稱,離婚後,她沒房子。但為了能和女兒在一起,她就租了一間房。女兒小的時候想學架子鼓,她就將女兒送到一家音樂學院學習,希望“女兒生活得快樂”,沒讓女兒受過任何委屈。

  “後來(女兒結婚),當見到流浪貓、狗,我就特別同情它們,就想盡自己的能力去做點什麼。這可能跟我個人的性格有關係,比較偏執或者太過善良有關係。”關某稱,每月給貓狗買糧食的花費要六七千元,再加上每月800元的房租,而自己每月才有2000元的工資,平時女兒女婿給些錢,加上愛心人士的捐助,也不夠開銷。

  關某稱,如今落到這個地步(受審),但對自己的付出並不後悔,不管是對人還是對動物,“做善事還是應該要去做,還是應該有善意的”。

  釋法

  本案屬“挪用”而非“侵佔”

  該案承辦檢察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介紹,關某到案后,公安機關以涉嫌職務侵占罪(最高刑期為5年以上有期徒刑)對其進行了刑拘。檢方認為,關某行為涉嫌挪用資金罪(最高刑期為10年有期徒刑)。因為關某把公款拿走後,沒有更改賬目,也一直想償還,但因個人經濟能力沒有還上,其主觀上不是想把錢佔為己有。證據顯示,關某曾從客戶“截留”一筆一萬多元貨款,準備次日交回公司。但其回家后發現有幾隻狗病了,就把錢用來給狗看病。

  “她是為做好事,但犯了法。”檢察官確認,關某挪用資金的目的是為餵養流浪貓狗。

轉載請註明出處:http://pet910.com/%E5%AF%B5%E7%89%A9%E9%80%B8%E8%81%9E/p11268236829.html

16

猜你喜歡